救贖
無限流小說 > 救贖 > 第10章

第10章

目錄

杜茉莉匆匆地趕回漕西支路的住處,在樓下取了自行車,準備往“大香港”洗腳店趕,今天是鐵定要遲到了,現在都已經十一點半了,騎車到店里起碼也要半個小時。她騎上自行車時,那個黑臉壯漢正好下樓,他目送著杜茉莉騎著自行車出了小區的門,他粗大的喉結滑動了一下,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里閃出怪異的光忙。

杜茉莉飛快地騎著自行車在街上穿行。

她想,今天又少不了要挨老板娘宋麗的罵了,唉,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愛罵就罵吧,無所謂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挨她的罵。她騎車經過中江路小學門口時,放慢了車速,她看到了一個小男孩,那個小男孩和何小雨長得一模一樣,特別是眼角的那顆痣,讓她觸目心驚。她停下了自行車,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孩子,有一個男人牽著她的手朝她的反方向走去。她回轉身,繼續目不轉睛地盯著男孩的背影,更讓她心驚肉跳的是,這個男孩的背影也和何小雨驚人相似。難道他就是讓何國典瘋狂的男孩,如果不是理智戰勝了自己,她也會瘋狂地沖過去,抱著他狂吻他的臉蛋!

一路上,她滿腦子都是男孩和何小雨重疊在一起的形象,她還冒出了這樣的想法:是不是小雨沒有死,他失蹤后被當成孤兒,被上海的熱心人收養了?不,不可能,她親眼看著小雨被士兵們埋葬的,她還清晰地記得小雨那張破布般的臉和如血的殘陽。

她的心臟像是被捅進了一把尖刀,疼痛得要死!

她一不小心,沒有注意到前面的紅燈亮了,撞在了另外一輛自行車上。她的自行車倒在了地上,她人也倒在了地上。

前面的那男人回過頭罵了一句:“媽的,瞎眼了!”

她快速地從地上爬起來,拉起自行車,連聲對罵她的人說:“對不起,對不起!”

那人蠻橫地說:“對不起就行了!”

杜茉莉陪著笑臉說:“真的對不起!”

那人還不依不饒:“你把我的自行車撞壞了,說句對不起就得了!”

杜茉莉不說話了,她的內心悲哀到了極點。這時,后面一個戴眼鏡的年輕人打抱不平地對那人說:“屁大的一點事,過去就過去了,兇什么呀!難道要這個大姐給你下跪!”

那人的矛頭指向了年輕人:“關你什么事!”

年輕人義正言辭地說:“路不平有人踩!今天這事,我就管定了,人家一個女人,不小心碰了你一下,你就如此發狠,你是不是男人呀!你想打架不成,我們到旁邊練練!”

這時,綠燈亮了,那人騎車頭也不回地沖了過去。

杜茉莉朝年輕人凄婉地笑笑:“謝謝你!”

年輕人也朝她笑笑:“不客氣,這些人就是欺善怕惡的主,不要怕他!”

杜茉莉到了“大香港”洗腳店,果然遭到了老板娘宋麗的一頓惡罵。杜茉莉沒有理會她,只是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她知道,和宋麗吵一點意思也沒有。

在休息室里,李珍珍對杜茉莉說:“你知道為什么這段時間肥豬脾氣這么大嗎?”

杜茉莉搖了搖頭,其實她根本不想知道為什么,這和她沒有任何關系。況且,她現在也沒有心思聽李珍珍的八卦。

李珍珍還是壓低了聲音說:“告訴你吧,肥豬的老公要和他離婚,聽說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了!”

杜茉莉聽了她的話,嘆了口氣:“唉,那老板娘也不容易,現在的男人怎么都這樣!”

李珍珍說:“活該!”

杜茉莉說:“好了,珍珍,不說了。哪個女人碰到這樣的事情都會難過的,我們都是女人,知道做女人的苦?!?/p>

李珍珍也嘆了口氣說:“茉莉姐,你的心就是好!你說的也是,我男朋友也好長時間沒有給我打電話了,不知道是不是有了新歡?!?/p>

杜茉莉說:“你打電話問問他嘛?!?/p>

李珍珍說:“我才不給他打呢,他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大不了分手!世界上又不光他一個男人?!?/p>

杜茉莉說:“珍珍,你說,人死了會不會復生?”

李珍珍注視著她的臉說:“茉莉姐,你今天怎么啦?魂不守舍的,還問這樣古怪的問題。人死了就死了,怎么會復生呢?!?/p>

杜茉莉說:“我覺得會,天下怎么會有這樣相像的人呢!要不是小雨復生了,他怎么會這樣像小雨呢?”

李珍珍同情地拉起了她的手:“茉莉姐,你是不是又想小雨了,我不是和你說過嗎,不要想了,就忘了他吧,你越是想他,心里就會越痛苦,你受的折磨還少嗎!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你自己不也說,要向前看嗎?!?/p>

杜茉莉說:“我本來也沒有想小雨,可是我路過中江路小學的時候,看到一個和小雨長得一模一樣的男孩,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珍珍握緊了她的手:“我看你還是沒有從陰影里走出來,你心里一直放不下小雨,所以只要看到一個稍微有點像小雨的孩子,你就會覺得特別像?!?/p>

杜茉莉說:“真的很像!我懷疑小雨還活著!”

李珍珍說:“茉莉姐,你想開點吧,實在不行,你就和姐夫再要一個,這樣對你有好處,你就不會老是想著小雨了??茨惚瘋臉幼?,我心里也特別難受,我總是想不通,為什么好人沒有好報呢,像你這樣的好人,是不應該這樣的?!?/p>

杜茉莉眼睛濕濕的,她其實并不是那么堅強,一切都是生活逼出來的。杜茉莉見李珍珍為了自己憂傷,反過來安慰她:“珍珍,別為了我的事情傷心了,你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最難受的日子也挺過來了,會好起來的,國典也找到工作了,工作也許會讓他重新振作起來,那時,就好了?!?/p>

李珍珍點了點頭:“我相信,會好的!”

和李珍珍說了這些話,杜茉莉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很多時候,能夠把心里的話向你信任的傾吐出來,那是十分有益的事情。

杜茉莉又聽到了老板娘宋麗的叫聲:“23號,快出來,有客人點你出臺?!?/p>

李珍珍說:“茉莉姐,你去吧,又有人點你出臺了,我怎么就沒有人點我呢?!?/p>

出臺就是上門去為客人服務,這樣的收費會比在店里做高些,店里的員工們都希望有客人點自己出臺。

杜茉莉笑了笑:“好了,別酸了,我去了?!?/p>

李珍珍說:“茉莉姐,你別想太多了,放寬點心?!?/p>

杜茉莉說:“我明白,人怎么也得活下去!”

這次點杜茉莉出臺的客人她并不熟悉,要去的地方也十分陌生,好在離“大香港”洗腳店并不遠,她很快地找到了長平路的“黃金海岸”小區?!包S金海岸”小區門口的馬路邊是一條十幾米寬的污水溝,杜茉莉可以聞到污水溝里飄出的臭味。這是一個新建的小區,門樓顯得十分氣派,門口還有兩個看門的穿著制服的保安。杜茉莉對穿制服戴大蓋帽的人天生就有種畏懼感,加上今天見到那個男孩后,心情不是很爽,所以在小區門口被人模狗樣的保安攔下來時,她不禁渾身顫抖了一下。

保安滿臉冰霜地問她:“你到哪里去?找誰?”

杜茉莉的聲音也有些顫抖:“我到五號樓1102室,找蔡先生?!?/p>

保安的目光凌厲:“你們約好了嗎?”

杜茉莉說:“約好了的?!?/p>

保安懷疑地從頭到腳地審視了她一遍,然后走到保安室撥起了電話。杜茉莉心里很不舒服,仿佛自己是個賊,在保安的眼里,也許她就是賊。不一會,打完電話的保安對她說“進去吧!”

杜茉莉心想,不就是個居民小區嘛,搞得像政府辦公大樓似的!她騎上自行車進入小區后,那倆保安在嘀嘀咕咕地說著什么,還發出奇怪的笑聲,那笑聲惡毒地刺激著杜茉莉的大腦皮層。

杜茉莉乘電梯上樓,來到了蔡先生的家門口。

她按了按門鈴,不一會,她聽到了沉重的腳步聲。門開了,迎接她的是一個高大的禿頂男人,他穿著一身白色的睡袍,睡袍穿在他身上顯得小了,露出毛乎乎的手臂。他油光發亮的臉上堆著笑:“你好,請進,請進?!?/p>

杜茉莉脫掉了鞋,走進了蔡先生的家門。

蔡先生的家里很暖和,顯然是開了空調,這個時候開空調的人家并不多見。

蔡先生十分殷勤地拿了一雙拖鞋放在她的腳邊。杜茉莉穿上拖鞋,環顧了一下蔡先生的家,看得出來,主人十分整潔,東西擺放得井井有條。杜茉莉也希望把自己的家弄成這個樣子,可是她家的新房被震垮了。她心里不免有些無奈和傷感。

蔡先生笑著說:“小姐,你喝點什么嗎?咖啡還是茶?或者可樂?”

他的目光在杜茉莉身上掃描著,杜茉莉覺得有些奇怪,這是個什么樣的人?那些叫她出臺的熟客,不會想他這樣客氣,一般上門后就直奔主題,馬上開始做腳或者全身按摩。杜茉莉本能地有了些提防。她笑著說:“謝謝蔡先生,我自己帶了水?!?/p>

蔡先生又笑著說:“在我家里不要客氣,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小姐,你坐,你坐!”他說著就把杜茉莉按在沙發上,然后順勢坐在了杜茉莉的身邊,他的大腿和杜茉莉的大腿緊緊地貼在一起。杜茉莉往里面移了移,他也跟著往里移了移,杜茉莉聞到一股奇怪的臭味,那是蔡先生的狐臭。杜茉莉盡管十分討厭狐臭的味道,但她還是強忍著,拿人錢財為人消災,干她這行的,沒有選擇客人的權利。

杜茉莉笑著說:“蔡先生,你是做全身按摩還是做腳呢?”

蔡先生湊近她的耳朵說:“隨便,做什么都可以?!?/p>

蔡先生說話時,一股熱氣沖進杜茉莉的耳孔,癢癢的難受。杜茉莉說:“蔡先生,不能隨便的,你是做腳還是按摩,或者都做,都做的話我們按套餐的價格收費,這樣比較便宜?!?/p>

蔡先生說:“隨便,你說什么就什么,錢不是問題。小姐,我們先不急按摩還是做腳,先坐會,我們聊聊天?!?/p>

他把手放在了杜茉莉的大腿上,杜茉莉臉紅心跳的,覺得十分不妙,她把蔡先生的手從大腿上拿開,站起來說:“蔡先生,你究竟做什么,快說吧,我從進你家門就開始算時間的,浪費了時間也就浪費了你的錢?!?/p>

蔡先生嘆了口氣說:“好吧,就做全身按摩吧。跟我來!”

他走進了臥房。他臉面朝上地躺在床上,對跟他進來的杜茉莉說:“這樣可以按吧?”

杜茉莉看到他裸露出來的腿上長滿了又濃又密的腿毛,這個怪物頭上不長毛,手腳上卻長滿了毛,讓杜茉莉覺得怪異。杜茉莉的臉上發燙,有點害臊,如果是在店里,她不會這樣,在這個特定的場合,杜茉莉害臊是正常的,畢竟她是個正經的女人。杜茉莉走近前,說:“蔡先生,你翻過身來,我給你按背吧!”

蔡先生臉上露出了充滿邪氣的笑:“就這樣吧,我喜歡按前面,不喜歡按后面?!彼f著還伸起一條腿抖了抖,露出紅色的三角褲,他似乎在朝杜茉莉暗示什么。

杜茉莉也沒有說什么,她只是想趕緊給他按完后離開這里,她的心臟跳得很厲害,感覺要發生什么不應該發生的事情,其實,她現在真想不給他做了,馬上離開。她硬著頭皮走到了床邊,伸出雙手,去按蔡先生的胸膛。蔡先生說:“小姐,你知道我為什么會叫你來嗎?”

杜茉莉被他身上濃烈的狐臭味熏得難受,她緊緊地閉著嘴巴,搖了搖頭。

蔡先生的手繞到她的身后,輕輕地放在了她的屁股上:“有一天,我到你們洗腳店里去洗腳,我看見了你就動了心,本來想叫你給我做的,那天你在給別人做,走的時候,我問了你的代號,我想,讓你到我家里來做,會更舒服的。你可迷死我了!”

他放在杜茉莉屁股上的手突然抓緊,杜茉莉驚叫了一聲,跳開了:“你,你怎么能這樣!”

杜茉莉呼吸急促起來,大腦有些發懵,不知如何是好。說實話的,來店里洗腳的人中,也有不懷好意的,摸她一下或者說些葷腥的話在嘴巴上占點便宜是常有的事情,只要不太過分,她也忍了?,F在,面對用意十分明顯的蔡先生,她真的不知所措。她回頭看了一眼,好像背后有一雙清純的眼睛在注視著她。背后什么人也沒有。

蔡先生笑著說:“小姐,你不要擔心,這里很安全的,什么事都沒有的!”

杜茉莉強忍著屈辱說:“蔡先生,讓我好好給你按摩吧,不要和我開玩笑了?!?/p>

蔡先生突然從床上爬起來,下了床,朝杜茉莉走過來,一把抱住她,嘴巴在她的臉上亂拱:“你就和我睡了吧,別裝了,我知道,你們這些人就是干這事的,錢我有的是!只要你讓我舒服,我不會虧待你的!”

杜茉莉拼命掙扎著,在掙扎的過程中,她發現何小雨站在房間的一個角落上,呆呆地望著她,她心里悲哀到了極點。她大叫了一聲:“畜生!”然后用膝蓋使勁地頂在這個衣冠禽獸的下部,他“哎呀”一聲,松開了杜茉莉,雙手捂住下身,蹲了下去,他的臉痛苦地扭曲。杜茉莉趁機跑出了他的家門,倉惶而去。

在回“大香港”洗腳店的路上,她的眼前總是浮現出兒子何小雨那雙純真而無辜的眼睛。她想起了一件事情。也就是今天過年回家的時候,小雨這樣問過她:“媽媽,你在上海到底做什么工作?”杜茉莉笑著對小雨說:“媽媽在上海的一個工廠里做工?!毙∮昀淅涞啬曀难劬Γ骸皨寢?,你說的是真的嗎?”杜茉莉點了點頭:“真的,媽媽不騙你?!毙∮杲又淅涞卣f:“可是有人說你在上海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倍跑岳虻男谋粌鹤拥脑捳Z和懷疑的目光刺痛了,她顫聲說:“誰說的?”兒子還是冷冷地說:“是李幺妹說的?!倍跑岳螂y過極了:“兒子,你相信她的話嗎?”小雨考慮了一會說:“不信,媽媽,我不相信!”她一把把兒子抱在懷里說:“好兒子,媽媽不會干任何對不起你和你爸爸的事情,不會,永遠不會的!”

杜茉莉滿腹的屈辱不知道和誰訴說,她多么想對兒子說,她是清清白白的,可兒子永遠聽不見她的聲音了。但是他還在注視著她,一直注視著她,好象從來沒有離開她的左右。

回到店里,杜茉莉還沒有來得及和老板娘宋麗說明情況,宋麗就朝她破口大罵:“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東西!你這個騷狐貍!人家叫你到家里去是做按摩的,不是讓你去勾引人的!你以為你的臉蛋長得光鮮點就誰都可以賣呀,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是自己是什么東西!”

原來,那流氓在她走后就打電話給宋麗,說杜茉莉上他家后勾引他,要和他睡覺,想賺更多的錢,結果他沒有同意,而且十分厭惡,就憤怒地把她趕走了!這簡直就是顛倒黑白。

杜茉莉終于忍無可忍,大聲地和宋麗吵了起來:“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你胡說八道!他這是血口噴人,惡人先告狀!是他想非禮我,我才逃回來的,你怎么能不分青紅皂白就相信了他的鬼話!這個無恥的流氓!”

宋麗來勁了:“我相信他說的話,無論怎么樣,他是我們店的客人,客人就是上帝!你要不勾引他,他怎么會趕你走!你說他非禮你,你有什么證據!我看就是你自己發騷,還賴別人!”

杜茉莉氣得渾身發抖,她從來沒有如此頂撞過老板娘,她是逼到了不得不反擊的地步了,此時的她已經不顧一切了,她沖到宋麗面前,厲聲說:“你他媽的再說一遍!”

宋麗也紅了眼:“我就說,就是你自己發騷,勾引了蔡先生!”

杜茉莉揚起手,狠狠地在宋麗肥胖的臉上扇了一記響亮的耳光!

宋麗覺得半邊臉一麻,捂住臉,呆呆地看著兇狠如一只母豹的杜茉莉。這時,從包房里趕出來的李珍珍攔住了杜茉莉,推走了她。李珍珍回過頭對宋麗說:“你不要以為誰都會像你一樣發騷,也不要以為老實人是好欺負的!”

杜茉莉大聲說:“老娘不干了!”

目錄
新書推薦: 詭報記者 望夫崖 藍血人 春風一度共纏情 奪情 余生有你不寒涼陸柒顧澤栩 斗羅大陸之我比唐三大六歲 帝劫蒼天葉塵程若素 南楚離羅舒藝 絕世戰神總裁妻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