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
無限流小說 > 救贖 > 第19章

第19章

目錄

何國典看了看杜茉莉的腳,她已經把鞋脫在外面,換上了拖鞋。他又看了看自己的腳,遲疑著,不知自己的鞋該不該脫,他有點腳臭,脫了的話怕被別人聞到后厭煩,不脫的話,就這樣走進去,怕踩臟了人家比自己的臉還干凈的地板。薛大姐看出了他的心思,說:“何先生,你進來吧,不用脫鞋了,沒有關系的?!?/p>

何國典這才走了進去,心里還是忐忑不安。

杜茉莉拉著他走進了吳老太太的房間。

吳老太太的房間里彌漫著百合花的芳香。她一看到杜茉莉就高興地說:“閨女,你又給我買花了呀,你看看,你上次給我買的百合還在那里呢。你真會討我這個老太婆的歡心,呵呵。不過,下次來可千萬不要買了?!?/p>

杜茉莉走到花瓶旁邊說:“是該換花了?!?/p>

吳老太太說:“閨女,讓小薛去換吧,你過來,陪我說說話?!?/p>

薛大姐走過去,接過杜茉莉手中的花,抱著花瓶出去了。杜茉莉端了一個椅子放在床邊,對何國典說:“國典,坐吧?!焙螄涞难凵癫话捕艁y,不敢用正眼注視吳老太太。吳老太太想,他的自卑感還很嚴重的,于是笑著說:“小何,坐吧,到我家里就像是到自己家里一樣,不要有什么顧慮的,我把茉莉當成我的親閨女呢,那你就是我女婿,女婿到丈母娘家里,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呵呵,我閨女的眼光不錯呀,一看你就是實在人,不要有什么自卑感,走到哪里,你都是個堂堂正正的人!”

吳老太太的一席話,使何國典的內心平靜了些,他坐了下來。何國典記起來了,在很多不眠之夜,杜茉莉對他講過這個老人,他不相信會有這樣的老人,面對那么大的災禍能夠坦然面對,他還以為是杜茉莉編出這么一個人來安慰自己的?,F在他見到了吳老太太,第一感覺就是老人家身上有一種他身上缺少的豁達和對待人生的積極態度。

杜茉莉也坐在了吳老太太的旁邊,她拉過杜茉莉的手,這里捏捏那里捏捏,親熱無間的樣子。杜茉莉的臉像一朵重新開放的花朵,何國典的心一陣顫抖,他不明白為什么妻子面對這個老太太時,會如此的放松和快樂,仿佛那些悲慟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

吳老太太問杜茉莉:“閨女,小何最喜歡吃什么呀?”

杜茉莉瞟了他一眼說:“他呀,最喜歡吃的就是回鍋肉?!?/p>

吳老太太說:“還有別的嗎?”

杜茉莉想了想說:“還有麻婆豆腐?!?/p>

吳老太太又問:“還有別的嗎?”

杜茉莉又想了想:“好像沒有什么特別喜歡的了?!?/p>

吳老太太樂了:“就這些東西呀,好說好說,不過,今天中午你要自己下廚喲,小薛她做不來這些菜的。我也正好嘗嘗你做的菜,你不是說你燒得一手好四川菜嗎?!?/p>

杜茉莉有點害羞:“我做的都是家常菜,不一定合老人家的胃口?!?/p>

吳老太太說:“不管,只要是你燒的菜,我都是要好好品嘗的?!?/p>

接著,吳老太太就吩咐薛大姐去買菜了。

薛大姐走后,吳老太太就說:“閨女呀,今天的陽光不錯,你們推我下樓走走吧!我也想出去散散心,這樣美好的陽光可不能浪費了喲!”

杜茉莉痛快地說:“沒有問題,我也有這個意思呢!”

吳老太太摸了摸杜茉莉俏俊的臉:“還是我閨女了解我,和我一條心?!?/p>

她們親昵的樣子感染著何國典,他心中的那塊冰開始融化。如此溫馨的情景,他許久沒有看到過了,他都好像忘記了還有如此美好的親情,在他眼里,吳老太太真的變成了杜茉莉的親娘。

吳老太太坐在輪椅上,杜茉莉給她的下身蓋了一條毯子。夫妻倆推著吳老太太走在小區的路上,陽光照耀著他們,也照耀著他們的心靈。小區的景致優美,有各種各樣的樹木,有假山,也有水流,水中還有清晰可見的游魚,他們仿佛致身于江南園林之中。

杜茉莉和吳老太太有說有笑的,何國典的臉上也掛著笑意,她們的話語染濡著他,他的情緒也漸漸地爽朗起來,盡管還有陰霾籠罩在他黑暗的心地。陽光在他的臉上鍍上了一層金色,吳老太太回過頭來對他說:“小何,看得出來,你還是心事重重,想開點,凡事都要往好的地方想,我的情況想必你也知道,剛開始時,我不敢出門的,我躲在房間里,燈也不開,希望自己在黑暗中死掉。我怕光,怕見到人,怕聽到響動,因為這一切都回勾起我對他們的回憶,會讓我痛苦不堪。我厭世,覺得活著很沒意思,一切都是灰暗的,恐懼時時刻刻襲擊著破碎的心……那樣下去肯定是不行的。于是我試探著出來,看看天空,看看綠樹,看看花兒,感受陽光的溫暖,感受人們親切的目光,感受自己的呼吸……我重新獲得了力量,生活的力量。小何,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和我當初的情緒是一樣的,你知道嗎,你最起碼還有茉莉,茉莉是一個多好的女人,你有她這樣的妻子是你的福氣,你并沒有失去一切,你還有完好的身體,如果你像我變成了個殘廢人,你又會怎么樣?上天給你留下的東西還很多,你沒有權利放棄,小何,你應該珍惜,好好的活下去!那怕是什么也沒有了,只要還剩下一口氣,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何國典的心在顫抖。

他突然想起了那個黑夜,那是剛剛來上海不久的那個黑夜。他從噩夢中醒來,汗水濕透了他的內衣內褲。他驚惶地在黑暗中睜大眼睛,活著有什么意思?他不想活在噩夢之中,他的生活除了噩夢還有什么?可如果自己死了,杜茉莉怎么辦,把她一個人扔在人間?不,不!他的腦海里產生了一個可怕的念頭:把她也一起帶走,讓她和自己一起死!茉莉要是死了,他也就不會有任何牽掛了,他不會再擔心她的痛苦和她的未來,他們一家就可以在陰間團聚了,就再也不會有噩夢纏繞,再不會擔驚受怕了……何國典變得瘋狂,被自己的這個惡毒念頭感動,他認為這是最好的解脫方法。他輕手輕腳地爬下了床,摸索著走進了衛生間,衛生間里沒有他需要的東西,他又摸進了廚房,他的手摸到了那把菜刀,抓起菜刀,手在詞典。他的眼前浮現出杜茉莉血肉模糊的身體,不,這樣太殘忍,他不想讓杜茉莉這樣體無完膚地死去!他放下了手中的菜刀,走出了廚房,重新回到了房間里,他聽到了杜茉莉輕微的鼾聲,那是活著的人才有的鼾聲,人要是死了,就什么也沒有了!何國典在桌子上摸到了一根尼龍繩子,對,用尼龍繩子勒死她,然后在勒死自己!他仿佛聽到了死神的召喚,那是動人的召喚,他的心里充滿了喜悅,他們很快就要從這個悲傷的塵世解脫了,另外一個世界里應該沒有痛苦,沒有災難……何國典拿著尼龍繩,走到了床頭,伸出一只手,摸到了妻子柔嫩的脖子。杜茉莉柔嫩的脖子熱乎乎的,很快地,她渾身會變得冰冷。何國典雙手顫抖著,準備著把手中的尼龍繩勒在妻子的脖子上。他的心里突然出現了另外一個聲音:“何國典,你這個殺人犯,你害死了自己的兒子,害死了李幺妹,你現在要殺自己的妻子,你是個狼心狗肺的人!你下得了手嗎?你自己想死,為什么要拉上她呢?”何國典渾身哆嗦,口干舌燥,心底的喊聲一遍一遍地變得強烈。何國典掙扎著,該不該下手?杜茉莉突然說聲:“國典,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你要挺直了腰桿活呀,你是個男人!”杜茉莉說完這句話后又恢復了平靜,何國典額頭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他受不了了,扔掉尼龍繩,抱頭痛哭!杜茉莉根本就不知道他內心的想法,被他的痛哭驚醒后,安慰著他:“國典,是不是又做噩夢了?我知道你心里痛苦,你哭吧,痛快地哭!把你心中的痛苦都哭出來,哭完了就好了,痛到了最后,也許痛苦就消失了——”

……

杜茉莉挽著何國典的手走在柳州公園的小徑上,很久以前,他們經常這樣走在黃蓮村的小溪邊,憧憬著未來美好的生活。在吳老太太家吃完午飯后,杜茉莉就帶何國典來到了柳州公園,好不容易有個休息日,況且何國典的心情看上去也不錯,她就決定帶他來這里,讓他和自己的心情徹底放松一下。何國典沒有把那個黑夜里想殺死杜茉莉的事情告訴她,卻想對她說出那些從來沒有說過的事情。杜茉莉明白他的意思后,鼓勵他說:“國典,你想說什么就說吧,我聽著,你說什么我都好好聽著,你不要有任何顧慮?!彼藭r的神態就像午飯時那樣,何國典內心充滿了感動。午飯時,她把她親手燒的回鍋肉夾在他的碗里,微笑地說:“國典,多吃點,你不是喜歡吃我燒的回鍋肉嗎,我以后會經常燒給你吃的,只要你快樂,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去做?!蹦菚r,他心里突然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活著真好,還有妻子的笑臉,還有香噴噴的回鍋肉!

何國典心里滾過洶涌的潮水,他不清楚自己有沒有勇氣把那些事情講完,在這個陽光燦爛的日子,他被妻子溫暖著,他不能不把那些事情說出來。何國典想起那些事情,眼睛里出現了恐懼的色澤。杜茉莉說:“國典,不要怕,說出來就好了,就是天塌下來,我也和你一起頂著?!?/p>

何國典點了點頭。

沉默了一會,何國典開了口:“茉莉,如果沒有李幺妹,我不知道會怎么樣,是她救了我……”

回憶是疼痛的,那些情景就是過去那么久了,還歷歷在目,遺忘是不可能的,或者一生也無法遺忘,就像他臉上的傷疤一樣,永遠留在他的身體上。

何國典被埋在廢墟之中,身上堆滿了瓦礫和堅硬的泥塊,還有木頭……他覺得自己沒有死,右臉被什么東西劃出了一條口子,熱乎乎的鮮血淌出來。他掙扎著,雙手還能動,可是腿卻被緊緊地壓住了,他懷疑是落下的房梁壓住了雙腿。何國典想,自己還活著,一定要爬出去!那時,他沒有想太多的問題,只是想著要爬出去,想著老娘和兒子的安危!他怎么掙扎,就是無法爬動。他的雙手不停地扒著前面的雜物,給自己多留一些空間,以免自己被全部埋住,連呼吸都困難,那樣就沒有救了。他大喊著:“娘——”他希望聽見老娘的聲音,如果老娘沒有事情,一定會答應他的,或者還會找人來救他。他喊了不知多久,就是聽不到老娘的回應,也聽不到別人的聲音。他心里十分絕望,但還是這樣對自己說:“娘,你會沒事的,小雨,你也會沒事的,我出去后就去救你們!”最初的驚駭過去后,他忘記了身上傷口的疼痛,想的就是要活著出去,因為他心里裝的是老娘和兒子!他的雙手還是不停地扒著,在頻繁的余震的轟響中掙扎。天漸漸地黑了,何國典又被恐懼的潮水淹沒,他搞不清楚外面的狀況,根本就不知道他賴以生存的這片山地已經支離破碎,完全變了模樣。他在黑暗中大聲喊叫著,希望有人能聽到他的聲音,那樣就會有人來救他。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他要是出不去,老娘和兒子獲救的希望也會越來越小,焦慮和恐懼以及莫名其妙的憤怒折磨著他的心靈。突然,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國典,國典——”是李幺妹的喊聲,他怎么就沒有想到喊她的名字呢?聽到李幺妹的聲音后,何國典來了精神,他想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幺妹,我在這里——”李幺妹哭出了聲,過了一會,她哭喊道:“何國典,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你還活著啊,你心里裝的都是你的豬,你還記得我的名字啊——”何國典大聲說:“幺妹,你去看看我娘,看她怎么樣了?”李幺妹哭喊道:“村里的房子都垮了,沒剩幾個活著的人了。你娘也——”何國典吼道:“李幺妹,你胡說,我娘不會死的,不會死的!”李幺妹說:“都死了,都死了!就你還活著,想想怎么出來吧——”何國典繼續吼道:“我怎么出來,怎么出來——”李幺妹說:“沒良心的東西,我來救你,我就是死,也要把你刨出來!”何國典根本就不知道,李幺妹是因為去幫他挖黃蓮,才躲過了一劫,突如其來的大地震讓她目瞪口呆,她死死地抱著一棵樹……她清醒地回到殘酷的現實中,就瘋狂地朝村里撲去。她的公公婆婆還有小兒子,都埋在了廢墟之中。李幺妹確認自己的親人全部遇難后,才想起何國典。她發現何國典還活著,就不顧一切地對他進行施救。好在何國典是埋在老屋里,要是埋在鋼筋水泥的新樓房里,就是活著,憑她一個人的力量也不可能把何國典救出來。就是這樣,李幺妹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何國典從廢墟里拖出來,那已經是第二天的凌晨了。天上落著大雨,面對李幺妹,何國典來不及說一聲謝謝,李幺妹就氣喘吁吁地說:“我們趕快到鎮上去吧,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何國典知道她說的他們就是她的大兒子和自己的兒子何小雨,這也是何國典焦慮的問題。于是,他們就朝米鎮方向狂奔而去,他們的前面還跑著李幺妹家的那條狗。

說到這里,何國典的眼睛里積滿了淚水。

杜茉莉輕輕地對他說:“幺妹是你的救命恩人呀,我們都應該記著她!”

他們在公園的長椅上坐了下來,他們的雙手緊緊地相握。

何國典悲傷地說:“可是幺妹死了,我看著她死,卻無能為力!她跑得飛快,我因為膝蓋有傷,遠遠地落在了她的后面,一路上,她總是停下來,回過頭來招呼我,讓我走快一點。我拚命追趕著她。她又一次停下來,站在山腳下,回過頭來招呼我。我記得她當時的樣子,她渾身濕漉漉的,一綹頭發粘在額頭上,她的臉色蒼白。她喊了我一聲,我正要趕上去,突然又一陣山搖地動,我看著山上滾下來許多石頭……我來不及喊她,讓她快走,石頭就把她砸倒了,不一會,她的身體就被滾落下來的石頭埋起來了,她家那條狗好像要去救她,結果也被石頭砸死了……如果她不回頭來招呼我,也許她不會死,是我害死了她呀——”

何國典流下了滾燙的熱淚。

杜茉莉用紙巾擦著他臉上的淚水說:“國典,不是你害死了她,是地震,是地震奪去了她的生命,奪去了那么多人的生命!”

何國典淚眼蒙蒙地望著妻子,無語。

杜茉莉說:“我們會記住幺妹的!”

何國典喃喃地說:“記住有什么用?”

杜茉莉說:“有用的,國典,記住她,你才知道感恩,才知道生命的珍貴!”

何國典還想說什么,他思想斗爭了好大一會,還是沒有把還想說的話說出口,他想,如果那天,坦然地把心中那個一直折磨著他的秘密說出來,也許能夠真正的從黑暗的夢魘中解放出來。

www-xiaoshuotxt-nETxiaoshuotxt。com

目錄
新書推薦: 欽差大臣 橡皮人 裸婚——80后的新結婚時代 軍師王妃 九陽神王 北淵戰帥 絕境荒島遇女神大胖 霍不凡寧雪晴 專職高手 霸婿臨門逆水行舟的人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