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
無限流小說 > 救贖 > 第2章

第2章

目錄

那個男人半躺在沙發上,細瞇著眼睛看著電視,他的頭發梳得紋絲不亂,泛著一層油光,蒼蠅落在上面也會滑掉。他的國字臉略顯富態,讓人感覺這是個養尊處優的人。杜茉莉低著頭,賣力地給他做足底按摩。對待每位客人,杜茉莉都是如此賣力,她很清楚,要在洗腳店里立足,除技術好之外,就是賣力,只有把客人按得舒服了,才會有更多的客人點她的鐘,才能賺更多的錢。

這個男人是她的???,她知道他姓張,但是她不清楚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反正她覺得他很閑,經常在下午來做腳,這個時間如果不是節假日,是很少有人光顧洗腳店的,對大多數人而言,這是上班的時間,謀生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張先生卻總是在這個時間光顧洗腳店,雖說杜茉莉對他的職業十分好奇,可她從來沒有問過這個問題,張先生也從來沒有說過他的身份。張先生喜歡邊做腳邊看電視,偶爾還會和她閑聊幾句不咸不淡的話,大部分時間里,張先生看著電視就會睡著,有時還會打呼嚕。張先生打呼嚕時,杜茉莉就會想起自己的丈夫,丈夫睡著的時候也會打呼嚕。想到丈夫,杜茉莉心里就會涌起一股凄涼之感,丈夫的呼嚕聲是那么的遙遠,那么的不可企及。

杜茉莉一直低著頭。

張先生的目光從電視屏幕轉移到了杜茉莉的頭上,他看不清她的臉,看到的只是她烏黑的頭發,她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水味,這種不知道牌子的香水味在抵抗著房間里的那股濁氣。在他眼里,杜茉莉是個精致的女人,穿著得體,不像其他按摩女,要嘛邋遢,要嘛土氣,要嘛濃妝艷抹把自己弄得洋不洋土不土的。他每次來“大香港”洗腳店,都要點杜茉莉的鐘,一方面是因為她的按摩技術好又不偷懶,另外一方面是因為她的精致。

張先生說:“23號,你今天有心事?”

杜茉莉說:“哪有什么心事呀!”

張先生說:“我看得出來,你的確有心事,逃不過我的眼睛的。你進來時,臉色就不對,朝我笑了一下也是很勉強的,一點也不自然,從給我做上腳后,就一直沒有抬過頭,平常你給我做腳也會看看電視的,今天你和往常不一樣?!?/p>

杜茉莉沒有再說話了,繼續低頭賣力地為他按摩足底。

張先生也沒有再問她什么。

盡管今天張先生沒有睡著,也沒有打呼嚕,杜茉莉心里卻一直在想著那個電話,想著丈夫何國典。

她的心情十分復雜。

那個電話里,有人告訴她,何國典被中江路派出所抓了,要她趕快去保人。一聽派出所,杜茉莉心里充滿了恐懼,這是令她畏懼的地方。她平素里,看到警察,心里就會忐忑不安,這是普遍的平民的心理?,F在,很怕和警察發生什么關系的她發現自己的丈夫被警察抓了,她能不恐懼嗎?她不清楚何國典為什么被抓,他不是壞人,難道做了殺人放火的勾當?如果何國典真的做了那些壞事,她區區一個小女子又怎么能把他保出來,還不是只有眼睜睜地看著他被送進班房或者槍斃?她的確被嚇哭了。她不能告訴張先生,自己的丈夫被警察抓了,就像她不會告訴他一切關于自己的事情。所以,她只有用沉默對待張先生。

丈夫被抓到派出所去會不會挨打?她常常聽說警察抓到犯人,會打得犯人死去活來的。丈夫那瘦弱的身體經得起毒打嗎?想著想著,她的腦海里浮現出如此情景:何國典被幾個如狼似虎的警察打翻在地,他們用手中的警棒狠狠地劈打著他,還用穿著厚重皮鞋的腳,瘋狂地踢著他。何國典在地上亂滾,哀嚎著,眼睛里充滿的驚恐和絕望,就像她五月回四川家鄉時看到的他的眼神……杜茉莉的心刀剮一般疼痛,渾身痙攣。

張先生見她抓住他腳的手不按了,只是一個勁的顫抖,又說:“你怎么了?病了?如果病了,那就不要按了,你趕快上醫院,不要耽誤了身體?!?/p>

杜茉莉實在受不了了,她抬起頭,哽咽地說:“張先生,實在對不起,下次來給你按,我自己掏錢請你!”

張先生看到了她滿是淚水的眼睛,這是一雙好看的眼睛,此時卻那么的哀傷,他的心也顫抖了一下,趕緊說:“你趕快去吧,不要管我了!”

杜茉莉說:“謝謝你,張先生,你真是個好人?!?/p>

張先生說:“我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說那么多了,快走吧!”

……

走出“大香港”洗腳店時,她看到了燦爛的陽光,那從天上灑落的燦爛陽光卻像冰冷的雨,澆在她淌血的心上。她騎著自行車往中江路方向狂奔。

停好自行車,杜茉莉站在中江路派出所的大門外,渾身冰冷,牙關打顫,來上海這些年,她從來沒有進過派出所,老實善良靠自己手藝賺口飯吃的她從來就沒有想到過會到這個地方來,現在卻因為自己的丈夫要踏進派出所,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最重要的問題是,她不知道何國典犯了什么事,為什么會被警察抓去,也不知道他到底會怎么樣。

這個世界上發生的一切你都應該面對,你無處可逃!況且今年已經發生那么多殘酷的事情了,多發生一起又如何呢!一切都是命運!杜茉莉鼓起了勇氣,走進了派出所。

事情并沒有像她想象中的那么糟糕。

杜茉莉被那個年輕的警察帶進了派出所那個小房間。何國典還是低著頭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宛若雕塑??吹贸鰜?,何國典沒有挨打,杜茉莉心里微微松了口氣。

年輕警察在帶杜茉莉進來之前告訴她,他叫王文波。王文波坐在他應該坐的位置上,對杜茉莉說:“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杜茉莉心里還是忐忑不安,不好在這個場合問何國典究竟犯了什么事,她小心翼翼地對王文波說:“他叫何國典?!?/p>

王文波又問:“籍貫?”

杜茉莉說:“四川彭州?!?/p>

王文波說:“你知道你丈夫干了些什么嗎?”

杜茉莉當然不知道,要是知道,就不會這樣著急了,她擔心的就是這個問題。杜茉莉神情緊張地搖了搖頭。

王文波嚴肅地說:“怎么搞的,他竟然跑到中江小學鬧事。說那里的一個小學生是他兒子,在街上就開始追趕那個小學生,一直追到學校里,那個小學生都嚇壞了。怎么搞的!學校的保安阻止他,他還把保安打倒在地!老師也攔不住他,要不是老師報警,我們及時趕到,還不知道要發生什么事情!怎么搞的嘛!”

杜茉莉說:“我丈夫不會打人的,不會的,我了解他,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搞錯了?!?/p>

王文波說:“我怎么會搞錯,你要不要過來看看學校方面的筆錄?”

杜茉莉看了看滿臉冰霜的王文波,又看了看低頭不語的何國典,她突然雙手抓住何國典的肩膀,使勁地搖晃:“你說呀,你沒有打人,你沒有犯法,你說呀!你說呀,你和警察同志說清楚呀!你怎么不說話呀!你啞巴了!你怎么就不能讓我少操點心呀,你這個混蛋!你知道我多么擔心嗎!你說呀,你說你沒有打人,你沒有犯法,和警察同志說清楚呀!”

杜茉莉邊說邊流淚。

王文波見此情景,也不知道說什么好。這時外面有人叫了聲王文波,他就出去了。

杜茉莉焦慮地說:“國典,你告訴我,你究竟怎么了?警察出去了,你就對我說實話吧,國典!”

何國典吶吶地說了一句:“那個孩子和小雨長得一模一樣,真的一模一樣,他的右眼角也有一顆痣,我以為小雨還活著,就——”

杜茉莉心里明白了。

想起死去的兒子何小雨,杜茉莉肝腸寸斷,哭也哭不出聲來,雙手只是緊緊地抓住丈夫的肩膀,十指摳進了何國典的皮肉里,她清秀的臉扭曲著,眼神透出絕望和痛苦。何國典還是低著頭,渾身顫抖,不知道是因為被杜茉莉抓痛了,還是因為什么別的。

不一會,王文波回到了這個小房間里。

他看到這對夫妻痛苦萬狀的樣子,眼睛里掠過一絲憐憫。

杜茉莉松開了抓住丈夫肩膀的手,走到王文波的面前,撲地跪倒在地,撕心裂肺地說:“警察同志,你就放了我丈夫吧,他沒有惡意的,他不是故意去打人的,他沒有害人之心的呀!我們的兒子在地震中死了,我們心里不好受??!他看到那個孩子像我們死去的兒子,他才跟上去的,他以為我們的兒子還活著!他神經有點不正常,他把那個孩子當成我們的兒子了,警察同志,事實是這樣的,我丈夫不是壞人,真的不是壞人!你放了他吧,他心里也苦??!警察同志,你放了他吧,我保證他再不會去學校找那個孩子了!”

王文波被杜茉莉的舉動弄呆了,一時間不知所措。

他緩過神來后,雙手拉著杜茉莉:“怎么搞的!你起來,快起來!”

杜茉莉淚流滿面地說:“警察同志,你答應放了我丈夫,我就起來,否則我就跪死在你面前!”

王文波嘆了口氣說:“快起來吧!我們也沒有打算要把他怎么樣,叫你過來,就是看他不太正常,讓你把他領回去,我們才放心!快起來吧,事情說清楚就好了,沒事了,沒事了!”

……

杜茉莉和何國典一前一后地走出派出所的大門,天空中還是陽光燦爛。杜茉莉的眼睛里只是一片慘烈的紅光,而且,她感覺不到陽光的溫暖。這場驚嚇,讓她心靈的傷口又一次被撕開!她滿腦子都是兒子鮮血淋漓支離破碎的臉。她不知道神情沮喪的丈夫此時心里在想什么,她真的不知道。

這時,有個聲音叫住了他們。他們看到王文波追了出來。杜茉莉心里咯噔了一下,不是放了丈夫嗎,怎么還要把他抓回去?王文波走到杜茉莉面前,從兜里掏出了兩張一百元的鈔票,遞給了她:“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你收下吧?!倍跑岳蛲崎_了他的手:“謝謝你,警察同志,你的心意我們領了,我們不能收你的錢,真的不能!你不用同情我們,真的不用!我們能夠扛過去的!”

杜茉莉挽起何國典的手,離開了王文波。

王文波手上拿著那兩張鈔票,看著他們離去,眼睛里迷蒙了一層水霧。

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他無法預知這對可憐的夫妻會走向何方,也無法預知他們何時才能走出心靈的困境,這個世界又有多少人像他們一樣?

目錄
新書推薦: 戰火中青春 天生媚骨:相公們,請小心 兒媳高能 獨家緋聞妻 直播之悠閑山村生活 三王爺心上有個小甜嬌 天醫戰尊非洲大頭魚 因為怕痛所以全點防御力了 熠熠螢火情如蜜風過無恒 直男不需要戀愛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