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贖
無限流小說 > 救贖 > 第15章

第15章

目錄

杜茉莉把那個大相框掛在了污跡斑駁的墻上,然后站在那里,仔細地端詳著相框里的大幅照片。照片十分清晰,上面的兒子和丈夫以及自己的表情都很好,尤其是何小雨,晶亮的眼睛流露出幸福和快樂,遺憾的是,照片里沒有婆婆。她記得給婆婆照過不少照片的,當然也有全家福,可是她沒有帶出來,那些珍貴的照片卻永遠留在廢墟里了。

杜茉莉凝視著照片里的何小雨,輕輕地說:“小雨,媽媽每天都看著你,你不會孤單的,總有一天,我們會在另外一個地方相見的,等著媽媽?!?/p>

這時,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杜茉莉的目光從照片上收了回來,轉向了房門的方向,她想,不會是隔壁的那個黑臉男人吧,這幾天,她碰到過他幾次,他總是用不懷好意的眼光在她身上尋找什么。杜茉莉離開“大香港”洗腳店后的這幾天,除了去吳老太太那里,就是呆在住處,她時刻提防這個男人。

會不會是他?

如果是他,她又沒有在房間里弄出什么大的響動,應該沒有吵著他,他來干什么?

杜茉莉趕快走進廚房,操起那把菜刀,走到了門邊。她心里還是十分緊張,不安地問:“誰——”

“是我呀,珍珍,快開門!我們以為你不在家,正想走呢。茉莉姐,快開門吧,外面冷死了?!崩钫湔湓陂T外說。

聽到李珍珍的說話聲,杜茉莉心上的那塊石頭落了地。她打開了房門。李珍珍看到她手中提著的菜刀,有點吃驚:“茉莉姐,你干什么呀,提著菜刀迎接我們?”

李珍珍的身后還站著一個人。杜茉莉看清楚了,那人是老板娘宋麗,她的手上還提著一袋水果。宋麗也看到了她手上的菜刀,臉上的肥肉抖了抖,往后退了兩步。

杜茉莉沒想到李珍珍會來,李珍珍來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宋麗怎么也來了??匆娝嘻?,杜茉莉臉上掠過一絲不快,很快地,她就換上了笑臉:“你們快進屋吧,別站在外面了?!?/p>

她們進來后,杜茉莉反手關上了門,舉起手中的菜刀,笑了笑說:“我還以為來的是一只狼呢!”

李珍珍笑著說:“茉莉姐,你說什么狼呀,快說來聽聽?!?/p>

杜茉莉說:“珍珍,你別那么好奇好不好,哪來的什么狼呀,逗你玩的!”

李珍珍說:“看來你的心情不錯嘛,好,這樣就好!我還擔心你呢!看你的手機老是關機,給你打了那么多電話都打不通,我急壞了!這不,我們上門來看你來了。你沒事,我就放心了?!?/p>

杜茉莉把菜刀放回了廚房,走出來說:“我現在是無業游民,不關手機怎么辦,難道你給我交手機費?我能有什么事,好死不如賴活嘛!”

她們在說話的時候,宋麗站在那里,臉一陣紅一陣白,難為情的樣子。李珍珍突然覺得冷落了宋麗,就從宋麗手中拿過那袋水果,遞給杜茉莉說:“茉莉姐,這是老板娘給你的,你收下吧,老板娘今天是來請你回去上班的?!?/p>

杜茉莉瞥了一眼宋麗說:“我不敢收,我受用不起,還是帶回去吧?!?/p>

李珍珍把那袋水果放在了桌子上,說:“茉莉姐,老板娘是誠心請你回去上班的,你就跟我們回去吧?!?/p>

她給老板娘使了個眼色。

老板娘一改往日里的飛揚跋扈,滿臉堆笑地說:“茉莉姐,我是真心實意的。真的對不起,讓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那樣對待你的。茉莉姐,我在這里給你賠罪了?!?/p>

盡管宋麗的話十分誠懇,還破天荒地叫了她“茉莉姐”,杜茉莉心里還有氣,沒有用正眼看她,只是讓李珍珍坐。

宋麗站在那里十分尷尬,不知任何是好,她可從來沒有對自己手下的員工如此低三下四過。要不是杜茉莉的人氣高,很多客人聽說她離開了“大香港”洗腳店,都不來了;要不是李珍珍告訴她關于杜茉莉家里發生的事情……宋麗死也不會來的??腿耸撬纳系?,如果客人都跑光了,她的洗腳店怎么開下去,她又怎么能賺錢?眼看著花花綠綠的鈔票一張張飛走,她坐立不安哪!而且,李珍珍也串通了其他幾個員工,準備跳槽。她能不急嗎!杜茉莉從四川回來,宋麗問過她家里的情況。杜茉莉輕描淡寫地對她說,沒有什么大問題,只是房子沒有了。當時宋麗就信以為真了,沒想到杜茉莉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李珍珍昨天晚上和她吵架,情急之中把杜茉莉的事情說出來后,宋麗就動了惻隱之心。今天李珍珍一上班,宋麗就找她談了自己的想法,讓李珍珍陪她到杜茉莉的住處,把杜茉莉請回來。李珍珍就答應了她,李珍珍想,她能這樣,也不容易,況且,自己也希望杜茉莉能回來。李珍珍來之前,交代過宋麗,在杜茉莉面前一定不要提她家里的事情,裝作什么也不知道。宋麗答應了她。

李珍珍沒有坐,笑著拉住了杜茉莉的手說:“茉莉姐,你不要為難老板娘了,她都向你認錯了,不要得理不饒人了。茉莉姐,你就聽妹妹一句話,回去吧,我們在一起多好呀!”

宋麗也說:“茉莉姐,你就原諒我這一回吧,以后我們好好相處,我做人也不好,以后真是要好好改改我這個臭脾氣了。茉莉姐,你就跟我們回去吧,你要是還覺得我沒有誠意,我答應給你們的提成提高一點,怎么樣?”

杜茉莉的臉色緩和了些,她說:“錢多錢少我們也不是很計較,你不能用那樣的話傷人的,我們也是人,再卑微也是有尊嚴的,你應該學會尊重我們的人格?!?/p>

宋麗說:“茉莉姐,你的話說得沒錯,我記在心上了?!?/p>

李珍珍笑著說:“茉莉姐,你看老板娘話都說到這個分上了,你就答應了吧?!?/p>

杜茉莉嘆了一口氣說:“那我就回去吧!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再像上次那樣,我還是會走的?!?/p>

宋麗笑了:“謝謝你,茉莉姐,你真是幫了我大忙了?!?/p>

杜茉莉說:“老板娘,你以后不要叫我‘茉莉姐’了,我聽了心里怪不習慣的,你還是叫我‘23號’吧,這樣我會舒服些。還有,我不是在幫你的忙,我是在幫我自己的忙?!?/p>

宋麗連聲說:“好,好,我還是叫你‘23號’,茉莉姐!”

李珍珍笑得彎下了腰。

杜茉莉拍打了她一下:“別笑了,你們坐一會吧,我收拾一下,就和你們走?!?/p>

李珍珍說:“快點呀,說不定店里來了很多客人了?!?/p>

宋麗說:“不急,不急,你好好收拾吧,我們等著你??腿藖砹艘膊灰o,就讓他們等一回吧?!?/p>

杜茉莉想,老板娘要一直這樣多好。她還是有點擔心,說不準過不了多久,老板娘就會故態復萌,唉,管不了那么多了,今天還不知道明天的事情呢,未來會怎么樣,只有天知道。

杜茉莉走進衛生間后,李珍珍對宋麗說:“老板娘,你坐吧?!彼嘻愖讼聛?,目光在房間里巡視,她突然想,如果讓自己住在這個條件很差的地方,她能不能受得了?她的目光落在了墻上的那個大相框上,覺得照片中的何小雨陰森森地注視著她,她渾身顫抖了一下。

何國典從枯黃的蘆葦叢中里爬出來,灰頭土臉。他在這里躲了一個晚上,凍得渾身像坨冰,在最寒冷的時候,他也沒有合眼,否則可能就被凍死了。他站在曠野中,陽光有些暖意,他的身體還是瑟瑟發抖。這是什么地方?他一無所知。這里離工地有多遠,他也不知道。這是一片荒涼之地,有一條小河溝,河溝里有清冽的水,河溝兩旁是一叢一叢的蘆葦地,遠處是農田和村莊,更遠的地方才是城市,他不知道那是不是上海。昨天夜里,他走出工地的大門后就一直狂奔,從公路上跑進田野,然后又跑到這片野地里,后面追趕他的不是人,而是災難,災難在黑夜里追趕著他,他本來以為自己無處可逃,結果是那片蘆葦叢救了他的命。

現在,他要到哪里去?

回工地去是不可能的了。

回四川家鄉去,那幾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他身無分文,那天他和杜茉莉到工地前,她給了他一百塊錢,是給留著急用的,可現在他搜遍了全身的每個口袋,連鈔票的一點碎片都找不到了。這讓他想起來,有個晚上,他從噩夢中醒來后,發現自己的床邊站著一個工友,何國典問他干什么,他慌張地走了。何國典記得那一百塊錢放在上衣的口袋里了,現在怎么就沒有了呢。也許是在夜里瘋狂奔跑時隨風飄走了,也許是掉在蘆葦叢中了,他鉆進去,找了許久也沒有找到那張一百元的鈔票。就是他找到那張一百元的鈔票,他也回不了四川家鄉,連半張火車票也買不到。

回上海市區去找杜茉莉,何國典覺得自己沒有臉面再見她了。杜茉莉為了他,費盡了苦心,本以為給他找了一份工作,生活會重新陽光,他也以為自己能夠通過工作,重新恢復生活的勇氣,哪知道沒干幾天,就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如果昨天晚上他不要走出工棚,也許什么事情也不會發生,命運之路沒有那么多也許,就像那長突如其來的災難??伤娴牟幌M约涸俳o妻子添任何負擔了,看著她為之心碎的模樣,何國典會往黑暗的深淵里墜落。何國典該往哪里去?此時,他覺得自己猶如一條無家可歸的野狗。

他茫然地沿著小河溝旁邊的小路,朝村莊那邊走去,草葉間的露水打濕了他沾滿泥土的鞋和褲管。在行走的過程中,何國典感覺到了饑渴,肚子里仿佛有一百只蛤蟆,不停地叫著,嗓子眼里冒著火,滿嘴都是漿糊般的粘液。這種情景,在地震發生后,他被埋在老屋的廢墟里時出現過,那時的他只是想著如何逃生,想著如何去救自己的親人?,F在,他的目光投向了水溝,那清冽的水勾起了他生理上的某種欲望。他走到了水溝邊上,用雙手捧起了冰冷的水,不顧一切地往嘴巴里送。清水順著他的喉管進入他的體內,他感覺到五臟六腑就像干涸的土地被甘霖滋潤,舒坦通透,有種久違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當他重新走在小路上時,那種幸福感又隨風飄散了,一種不確定的悲涼情緒在他腦海彌漫開來。

他究竟該往何處去?

沒有人給他指明方向。

他在黑暗的世界里摸索著,如此的黑暗不知有沒有盡頭。

何國典拖著沉重的步履,饑寒交迫地來到了村莊的邊緣,受過傷的那個膝蓋刺骨的疼痛,毒蛇噬咬著他脆弱的心臟。這是一個美麗的村莊,通過那一棟棟的新樓房就看以看出這個村莊的富足。他和杜茉莉也曾經擁有一棟新樓房,就在春天的時候,他還覺得離富足的日子越來越近,新樓房有了,還掉債,就會有存款,兒子也會漸漸長大,他們夫妻倆只要努力賺錢,會讓兒子無憂無慮地讀中學,讀大學,甚至可以供他出國留學……到時,杜茉莉就會回到黃蓮村,和他一起過幸福的日子,再也不會分離。他可以和杜茉莉一起對著青山綠水,高聲唱歌,他知道,杜茉莉是多么的喜歡歌唱。他們的歌聲會越過一道道山梁,飄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在大城市里讀大學的兒子也能夠聽到,兒子會對他的同學自豪地說:“那是我父母親唱的歌,多么的動聽呀!”……如今,那成了他永遠無法實現的幻想。

何國典步履蹣跚地走進了村莊。

他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食物的香味在村莊里自由飄散。

此時,他只想填飽肚子,腦海里浮現出各種各樣的食物,可誰只要給他一碗稀粥,他都會認為那是山珍海味,長時間以來,他第一次覺得如此饑餓,第一次覺得活著就應該填飽肚子,饑餓讓他暫時忘記悲傷和苦痛。他來到了一棟樓前,這家人的門緊閉,村里每家人的門都緊閉。他伸出手想去敲那扇鐵門。他伸出的手突然縮了回來。

他聽到里面穿來了說話的聲音,是一男一女說話的聲音。

男的說:“這兩床被子都還是新的,應該不會有問題?!?/p>

女的說:“支書說了,災區的人需要溫暖,一定要捐獻全新的被子,這兩床被子雖然看上去還是新的,可還是用過的呀,我看還是把剛買的那兩床新被子捐了吧?!?/p>

男的說:“看不出來的,保證看不出來的,這兩床被子也是剛買不久的呀,新買的還是留著自己蓋,把這兩床被子捐出去就可以了?!?/p>

女的說:“看得出來的,支書那個人的眼睛毒,那怕是蓋過一天的被子,他都能看出來,就是看不出來,他一聞就聞出來了,你不知道他是屬狗的,他的鼻子比狗還靈敏。你這個人也真是的,平常還裝得挺大方的,一到關鍵時候,你那小心眼就露出來了?!?/p>

男的說:“你說清楚,誰小心眼呀!”

女的說:“你小心眼呀,你自己沒有感覺呀?要不要我說給你聽?”

男的說:“你說呀,你給我說明白點?!?/p>

女的說:“你和我結婚前,用假鉆戒蒙我,是事實吧?有一回,你出去旅游,答應給我帶個玉鐲回來,結果帶了個玻璃鐲子回來蒙我,是事實吧?……我都不想說你什么了。給災區人捐錢捐物,是積德呀,積德的事情你也可以這樣,你說你是不是小心眼,說你小心眼是在表揚你了,我都不想說出更難聽的話來了!你不想想,如果我們家遭災了,會怎么樣?”

男的說:“好了好了,別啰嗦了,把新買的那兩床被子拿去捐了吧!”

不一會,門開了。一個穿著體面的少婦提著兩床包裝得很好的新絲棉被子走了出來。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門外蓬頭垢面的何國典,她驚叫了一聲:“啊——”聽到她的驚叫,一個油頭粉面年輕男人走了出來,問道:“你又怎么了?”他的話音剛落,目光就落在了何國典的臉上。他突然氣不打一處來,對何國典吼叫道:“那來的叫化子,看你不缺胳膊也不缺腿的,出來要什么飯呀!我們不會給好吃懶做的人飯吃的,你趕快滾蛋吧!”少婦也用鄙夷的目光看著他說:“就是,這種人就不應該搭理!”

何國典的顱頂沖上一股熱血,野狼般嚎叫了一聲,扭頭狂奔而去。

他在曠野狂奔,喊叫著:“我不能再這樣活下去了,不能再這樣活下去了!我是從廢墟里爬出來的人,那么艱難的時刻我都挺過來了,我怎么能如此消沉地活著——”

何國典血紅的眼中燃燒著憤怒和屈辱之火。

某種被災難埋沒的東西在他黑暗冰冷的心靈里慢慢地甦醒。

他凄厲的嚎聲傳得很遠,很遠……

杜茉莉的右眼皮不停地跳。在地震前,她的右眼皮也這樣跳過。那時,杜茉莉并不在意,沒有想那么多。她和宋麗李珍珍他們來上班后,右眼皮就一直跳。俗話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災?!彪y道又有什么事情要發生?杜茉莉想,都已經發生那么多慘痛的事情了,還能怎么樣!今天,她的心情還是不錯的,如此順利地回到“大香港”洗腳店,是她沒有想到的,而且老板娘親自到她住處,向她道歉,還用小車接她去上班,她說要騎車去的,老板娘說就坐一回車吧,下班了,也會把她送回來的,這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杜茉莉實在想象不出來自己會發生什么事情,倒是何國典令她擔心。她想給他打個電話,問問他的情況,可是何國典沒有手機,他從來沒有用過手機。杜茉莉記得當時老陳給她留過包工頭王向東的手機的,卻不曉得把寫著王向東手機號碼的那張紙條放哪里去了,她忘記存在手機上了。杜茉莉打電話給老陳,想問他工地的電話,老陳的電話也沒有辦法打通,這個人又像是失蹤了。

工作的間隙,杜茉莉坐在休息室的折疊椅上拿著手機,給老陳撥電話,還是怎么也撥不通,不是他不接電話,而是停機了。難道老陳換了手機了,如果他換手機,應該會告訴她的。

w w w.x iaoshu otx t.NETT.xt.小..說...天.堂

目錄
新書推薦: 毒舌攻防戰 悲劇的誕生 前妻似毒,總裁難戒 邪魅總裁的天使情人 繆青雙黎琛 豪婿醫神荒雪 贅婿遮天 我在東京簽到打卡 在海賊掌控六道 妖守劉空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