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研究所·大結局
無限流小說 > X檔案研究所·大結局 > 第九章尕海古墓

第九章尕海古墓

目錄

畫面戛然而止,他深吸一口氣,甩了甩腦袋。

蕭晨問:“你沒事吧?”

瞿思齊勉強露出一絲笑容:“沒事,剛才有些耳鳴,可能是突然看到這么多‘非正常人類’,精神有些無法適應。我可以休息一下嗎?”

蕭晨將他上上下下仔細打量了一遍,對一個正在整理文件的年輕研究員說:“成弼,送他去休息室?!?/p>

年輕研究員答應了一聲,領著二人出門去了,李博士和蕭晨望著二人的背影,眼神復雜。

“你說,他們真的行嗎?”蕭晨問。

“上面說,他就是‘先知’,或許他已經知道些什么了?!?/p>

“這么說來,我們得加緊行動?!笔挸啃Φ貌粍勇暽?,李博士看了她一眼說:“小心些,別露出馬腳?!?/p>

“我辦事,你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成弼打開一扇門,房間窄小,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子,看起來就像監獄?!澳銈兙驮谶@里休息吧,要不要喝點兒什么?”

“不用了?!宾乃箭R說,“我躺一會兒就沒事了?!?/p>

成弼指了指床頭的按鈕:“兩位最好不要到處亂走,如果有任何需要,按這個叫我?!?/p>

他走之后,瞿思齊警惕地看了看門外,低聲道:“我覺得這里有些不對勁兒?!?/p>

“你發現了什么?”

瞿思齊搖頭:“我只是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畫面,究竟會發生什么,現在還不好說。不過我總覺得這里的氣氛很怪異?!?/p>

話音未落,忽然警鈴大作,二人大驚,忙推門出來,研究人員們似乎也蒙了,疑惑地四下張望。成弼跑過來說:“不用慌張,應該只是火警演習而已?!?/p>

“火警演習?”瞿思齊道,“這個研究中心關的都是危險人類,時不時來個火警演習不太妥當吧,若是真出了什么事,豈不是‘狼來了’?”

“不好了?!庇腥撕暗?,“那個不死怪人逃出來了?!?/p>

成弼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什么不死怪人?”白小舟追問。成弼臉色陰暗,帶著兩人就往安全地帶走,邊走邊說:“三年前,一支考古隊在青海湖周圍找到了一處古墓,據說是古城尕海的貴族墓。經過九十天的挖掘,他們在古墓里挖出了一具尸體,尸體并未腐爛,看起來像是變成了木乃伊,全身的肌肉干枯發硬,卻沒有萎縮,其身材甚至比常人還要高大。青海湖地區并不存在干尸形成的條件,他們以為自己挖到了奇跡,向所屬的研究院發送了這些消息,之后便失去了聯系。研究院派了另外一支考古隊,由軍人護送去了墓地,才發現那些考古隊員都已經慘死,而殺人兇手就是那具干尸。他拿著自己的隨葬品——一把公元前九世紀的青銅戟,殘忍地殺害所有他見到的人。跟去的那支軍隊以犧牲了七個人的代價,捉住了他,將他送來我們中心。我們發現他并沒有真正死去,他的細胞能夠不斷再生,換言之,他是不死的?!?/p>

“長生不老?”白小舟吃了一驚,想起不久前所經歷的一宗案子,有個瘋狂的教授妄圖用古代的煉丹爐煉制起死回生的丹藥,但他失敗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的?!背慑隹嘀?,“不過他沒有七情六欲,只知道殺人,要是長生不老都是這個模樣,還不如死了?!?/p>

白小舟似乎想到了什么,問道:“傳說中的西王母之國是不是在青海湖周圍?”

成弼一愣:“你的意思是?”

“傳說西王母擁有不死藥,難道那具干尸是吃了不死藥?”

“這就不得而知了,倒是個值得研究的課題。不過那具干尸的確是個寶物,如果能夠發現細胞不斷修復生長的秘密,或許就能夠破解不老的密碼?!背慑鳇c頭,周圍研究室里的房門都已經自動緊鎖,將研究人員和研究對象都鎖在了里面,玻璃是鋼化玻璃,門是數寸厚的鐵門,要想闖進去比登天還難。

“我們不去‘件’的研究室嗎?”瞿思齊問。

“一旦發生研究對象逃出的重大事故,所有研究室都會自動鎖門,走廊的盡頭有一間避難屋,我們要躲到那里去?!?/p>

身后傳來鞭炮一般的槍聲,聽得人心里發毛,簡直就像美國恐怖電影里的劇情。而且,那聲音在漸漸逼近。

一聲慘叫傳來,一個全副武裝的保安飛了過來,跌落在白小舟腳邊。白小舟連忙去扶,卻發現他胸口被刺了一個大洞,鮮血噴涌。

“快給他止血!”白小舟脫下自己的外套,捂住他的傷口,受傷的保安一把抓住她的手,用盡最后一絲力氣說:“快跑!”

沉重的腳步聲和慘叫聲不斷傳來,成弼大驚:“糟了,他過來了,快走!”

瞿思齊連忙拉起白小舟,三人朝著走廊盡頭飛奔,眼看著避難屋就在眼前,里面已經躲了不少人。就在他們快要沖進去的時候,屋內的人臉色變了,直勾勾地盯著他們身后,臉色煞白,想也不想便關上了房門。

三人因慣性作用,全撲在玻璃門上。這間避難屋呈半圓形,三面是玻璃,一面是鋼鐵墻壁,三人拍打著玻璃墻,要屋內的人開門,屋內的人滿臉驚恐,退到墻邊,說不出話來。

白小舟覺得后背發涼,緩緩回頭,看見一個高大的人迎面走來,那人皮膚干枯,卻肌肉虬結,如同樹皮一般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依稀能夠看到曾經英武過的痕跡。

他的左手抱著一個保安,確切地說,是半個保安,因為保安的下半身已經被齊齊切斷,不知丟在了何處,鮮血將干尸身上所穿的白大褂染得幾乎變成紅大褂。而他的右手則拿了一把青銅大戟,上面染滿了鮮血,還掛著一些類似于人肉組織的物件。

簡直就是一個魔鬼!

成弼貼著玻璃墻,嚇得雙股戰栗,幾乎尿了褲子。瞿思齊本能地去摸自己的劍,但摸了個空,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是不允許攜帶任何武器的。

只能靠我了。白小舟咬了咬牙,脫下右手的手套,徑直朝干尸跑去。瞿思齊嚇了一跳:“小舟,你瘋了?!”

有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是個瘋子。

干尸將手中的保安一扔,將大戟在空中一舞,以雷霆萬鈞之勢向白小舟刺來。莽撞的白小舟驚得目瞪口呆,她沒有想到這具干尸的力道和武藝如此之強,她根本無法躲避。

沒有任何機會,她只能眼睜睜看著大戟朝自己的胸膛刺來。

就在這個時候,大戟忽然在她胸前生生停住,但帶來的力道依然如同一記重錘打在她的胸口,她悶哼一聲,朝后跌去。

成弼沖上去接住她:“白小姐,你沒事吧?”

白小舟胸口劇痛,她用手輕輕摸了摸,應該是斷了一兩根肋骨。

“我沒事?!彼а勒f,抬頭看了看干尸,對方正將大戟緩緩收回去,凝望著白小舟剛才所站立的地方出神。白小舟像是想到了什么,側過頭去,看見瞿思齊握緊了拳頭,死死地瞪著眼睛,額頭上冒出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

白小舟忽然想起龍老師曾說過,思齊擁有很強的精神力,他的異能并不僅僅是先知而已,甚至可以侵入對方的意識,營造幻境,但這樣做會造成很重的精神負擔,而且他并不能將自己的能力運用自如。

難道是剛才的危急令他發掘出了隱藏在身體深處的秘密嗎?

白小舟咬緊牙關,忍著劇痛站起來,這是瞿思齊為她爭取到的寶貴機會,她絕對不能錯過!這次她跑得更快,甚至從來都不知道自己竟能跑得如此之快,短短幾秒便撲到干尸面前。干尸似乎看不見她,但能夠感覺到有人靠近,再次揮舞起大戟,不過卻像是在遲疑著什么,不肯砍下。

白小舟乘機抓住干尸的手臂,五根指頭上的毛細血管彌漫起一絲絲交錯的黑色。干尸發出一聲怒吼,揮手將她甩開,身體從被她抓過的地方開始,肌肉開始長出膿瘡,一寸寸腐爛。他將大戟往地上一杵,支撐著自己的身軀,搖搖欲墜。

此時正好大批武裝保安趕到了,朝干尸的腦袋射出數支強效麻醉劑。干尸終于支撐不住,轟然倒塌,如泰山崩。

白小舟和瞿思齊終于松了口氣,跌倒在地上,渾身的骨頭都仿佛散了架。

“小妹,你沒事吧?”保安們圍上來,白小舟哭喪著臉說:“我需要普魯卡因,快給我來一針,我快痛死了?!?/p>

普魯卡因是鎮痛劑,當治療肋骨斷裂的時候,需要將它注入骨折肋骨下緣進行痛點封閉。

干尸被拖了下去,白小舟瞥了一眼,干尸身上的膿瘡和腐肉已經開始慢慢痊愈,看來成弼說得沒錯,他的細胞可以自動修復和再生。

這東西如果用在化妝品里,簡直就是愛美女性的福音啊。

打完封閉,白小舟被抬到醫療室治療,瞿思齊本想跟去,卻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轉身跑向蕭晨的實驗室。鋼化玻璃門只能從里面打開,此時實驗室里一片狼藉,桌上的蛋已經破了,如他幻覺中所見,里面的東西已經不翼而飛。

他的心一片冰涼。

難道真的是蕭晨做的?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天??!”隨后趕來的成弼抱著自己的頭,臉色慘白,“‘件’孵化了,不見了,完了,一切都完了?!?/p>

這個時候,瞿思齊好像發現了什么:“你看,那桌子下面是不是躺了一個人?”

成弼仔細一看,果然發現桌子后面伸了一只手出來,一動也不動。

那是一只女性的手。

二人后背一陣發涼,瞿思齊急道:“怎么才能打開門鎖?”

“李博士有門卡?!背慑稣f,“我去找他?!?/p>

去了大概幾分鐘,他便帶著李博士和幾個保安趕來。李博士的臉色也不好看,從懷里掏出卡,打開了門,眾人進去,看見蕭晨倒在桌后,面容極為猙獰,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最不可置信的景象。

李博士摸了摸她的頸動脈,臉色凝重地搖了搖頭。瞿思齊覺得蕭晨的胸前有些奇怪,正想去碰,李博士說:“別動,小心?!闭f罷,撿起一個文件夾,將蕭晨的衣服緩緩掃上去,露出她的胸膛。

所有人都吸了口氣,她的胸口印著一個深紫色的五指印,但那指印非常奇怪,不像是人類,倒像是某種大型食肉動物。

“難道襲擊蕭晨的,不是人類嗎?”瞿思齊自言自語,李博士看了他一眼說:“未必,或許是一個長了野獸爪子的人類?!?/p>

瞿思齊本想說那還算是人類嗎?但想想這里是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便也釋然了?!半y道中心里有這樣的人?”

“沒有?!崩畈┦拷舆^保安遞來的警棍,在那五指印上按了按,肌肉和皮膚立刻塌陷進去,“肋骨幾乎全都斷了,這一掌要了她的命?!?/p>

聽起來倒像是武俠小說,瞿思齊抬頭四望:“李博士,這實驗室里應該有攝像頭吧?”

李博士凝望尸體一陣,眼神復雜,良久,才對成弼說:“把她送到法醫科去,做個解剖,我要詳細的報告?!闭f罷,又對瞿思齊道:“跟我來?!?/p>

瞿思齊被他帶進了保衛科,這里有許多屏幕,每一個屏幕都映出某一間實驗室里的景況,可謂一切皆在掌握之中。

“走廊上的攝像頭昨晚壞了,人手不夠,還沒來得及檢修?!眻糖诘谋0舱f,“所以只有室內的視頻?!?/p>

博士讓他調出當時的錄影,警報響起之前,蕭晨一直在作研究,并沒有什么奇怪之處。警報響起,她驚詫地看了看,正想出去,玻璃門卻猛然關上,她試著打開門鎖,但失敗了,只得回到桌邊坐下,拿起電話,似乎是想打給誰??墒请娫掃€沒有撥通,她忽然抬起頭,看向玻璃門外,門外似乎有個人,但攝像頭的角度拍不到那人。蕭晨認識那人,抬頭對著他比畫著什么,然后走到門邊,剛一靠近玻璃,她整個人就飛了起來,撞翻了盛放蛋的架子,跌落在桌子后面,掙扎了幾下,不動了。

那顆蛋滾落在她的身旁,咕嚕嚕地轉著圈,然后屏幕便變成了一片刺眼的雪花。

整個視頻就像一部恐怖電影,卻真實得可怕。

兩人靜立在電腦前,默不做聲,氣氛變得更加壓抑。良久,瞿思齊說:“有人隔著玻璃門打了她一掌,殺了她。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有這等隔山打牛的本事,我一直以為那只是武俠小說里的情節?!?/p>

“我們中心沒有這樣的人?!崩畈┦款D了頓,說,“除非某個人隱瞞了自己的功夫,不過,這個人究竟是如何偷走‘件’的?門鎖上之后,就算危機解除,電腦自動解除禁制,也只能從里面打開。若要從外面打開,需要門卡,門卡只有兩張,一張在蕭晨的身上,一張在我身上?!?/p>

瞿思齊抬起頭來看他,眼中有一絲懷疑,李博士皺眉道:“怎么,你懷疑是我殺了她?”瞿思齊沒有否認,卻岔開了話題:“博士,你不覺得奇怪嗎?從視頻來看,蕭博士明明撞翻了放雞蛋的架子,為什么我們進來的時候,架子和蛋殼卻好好地擺在桌上?小偷不會干這種事吧?”

這時候保安忽然叫道:“博士,你快來看這個?!?/p>

二人連忙圍過去,保安指著屏幕說:“這是危機解除后四十二號實驗室的攝像頭所錄下的影像,你們看這里?!彼噶酥府嬅嬷械牟AчT,正好有人從門外快速走過。

那是一個很熟悉的女人。

蕭晨。

“不可能!”李博士叫起來,“按時間來算,這個時候蕭晨已經死了?!?/p>

瞿思齊覺得一股涼意如同蛇一般沿著自己的脊梁骨往上爬,死人自然是不能爬起來到處走的——呃,那個干尸不能算死人——那么,這個和蕭晨長得幾乎一模一樣的女人又是誰呢?

“兇手!”他和李博士異口同聲,某個人殺死了蕭晨,又假扮成蕭晨的模樣,便可以大搖大擺地從正門帶著“件”走出去。

李博士立刻拿出對講機:“保安科長,立刻封鎖所有出口,絕對不能讓這個假蕭晨逃出去?!庇謱Ρ0舱f:“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一旦發現假蕭晨的行蹤,立刻通知我?!?/p>

瞿思齊抬頭望著如同蜂巢般的屏幕,想起自己所看見的那個幻象,幻象里的那個人,莫非就是假蕭晨嗎?

白小舟躺在床上,雖然打了封閉,但胸口還是痛得像要裂開一樣,一個年輕漂亮的護士給她打好點滴,低頭看著她的右手,她本能地將手縮進被子里:“我是不是嚇著你了?”

護士笑道:“這里的病人都是非正常人類,你已經算是很正常的了?!?/p>

話音未落,警笛聲又響了起來,白小舟嚇了一跳:“又是誰逃出來了?”

“你待在床上別動,我出去看看?!弊o士走了出去,房門虛掩著,這次系統并沒有直接將房門鎖死,想必不是什么厲害人物。

門外傳來細碎的腳步聲,是護士回來了嗎?白小舟盡力仰起頭,聽著那腳步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直到一個身影出現在門邊。

“蕭晨博士?”白小舟說,“你怎么來了?”

蕭晨陰沉著臉,緩緩來到她身邊坐下,直愣愣地看著她,一言不發。

“博士?”白小舟覺得不對勁兒,又試探性地問了一聲,蕭晨還是不說話,眼神冰冷,像在看著一具尸體。

白小舟渾身都冰冷了,面前的這個人給她的感覺和之前的那個蕭晨完全不一樣,就像是個……是個怪物。

“李博士?!宾乃箭R叫住他,“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瞞著我?”

李博士回過頭來看他:“為什么這么問?”

瞿思齊理直氣壯地說:“直覺?!?/p>

李博士不怒反笑?!坝蓄A言能力的人果然不一樣?!彼疽馕葑永锏娜硕汲鋈?,“昨天晚上我們接到了線報,說我們研究中心里有別國的情報人員混了進來,想要偷走‘件’?!?/p>

瞿思齊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偷走了“件”,找不到化解危機的辦法,自然就能陷中國于災厄之中。近年來,中國日益強盛,很多國家自然坐不住了。

“關于這個間諜,有眉目了嗎?”

李博士搖頭?!拔覀冞€在排查,不過這個假蕭晨一定和間諜有關?!彼D了頓,看著瞿思齊說,“不如用你的預知能力,看看這個人究竟是誰?”

瞿思齊苦笑道:“我當然愿意效勞,不過我這本事一會兒行一會兒不行的,恐怕幫不了什么忙?!?/p>

李博士想了想:“一般有預知能力的人,接觸到某個相關的物件時,能夠引發他的能力,不如試一試?”

“可以試一下?!宾乃箭R來了興趣,“什么物件?”

“蕭晨的尸體?!?/p>

當瞿思齊來到蕭晨尸體旁時,打了個冷戰,他不是沒見過尸體,比這恐怖千百倍的他都見過,不過這個完全沒有外傷的尸體不知為何分外嚇人,他緊了緊衣領,將手伸出去,輕輕放在尸體的額頭上。

靜。

良久,李博士問:“怎么樣?”

瞿思齊搖頭,李博士不死心:“試試摸她身上的掌痕?!宾乃箭R轉過頭去看她身上的青紫色掌痕,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猶豫了好一陣才伸手過去,就在碰觸掌痕的剎那,眼前猛然現出幾幅畫面。

蕭晨抬起頭,看見一個人站在玻璃門外朝她招手,她臉上露出笑容,興高采烈地走過去,卻被那人一掌打在玻璃門上,玻璃門毫無破損,她卻飛了起來。就在她落地的剎那,鏡頭轉向了門外的人,將門外那人的臉顯露無余。

瞿思齊像受了炮烙一般將手縮回來,額頭上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李博士迫不及待地問:“怎么樣了?”

“我看到那個人了?!彼樕幊?,眉頭深鎖,“是成弼?!?/p>

李博士臉色驟變,問身邊的保衛科長:“成弼在哪兒?”

“自從四十二號干尸事件之后,就再沒見到他?!?/p>

“去找,一定要把他找出來!”

瞿思齊盯著尸體身上的掌痕出神,沉默良久,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大叫:“不好,小舟有危險!”

目錄
新書推薦: 古廟禁地 法醫禁忌檔案 嗜寵記 極品上門女婿 顧西刑北巖 史上最強大boss 化龍高手回都市 0塵 漫威之漫威娛樂公司 某御主的型月事件簿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