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檔案研究所·大結局
無限流小說 > X檔案研究所·大結局 > 第十六章連環血案

第十六章連環血案

目錄

C市的夏天總是來得很早,還不到六月,已經炎熱得只能穿一件短袖了,哪怕現在月上中天,依然暑氣不減。草叢里到處都是蛇蟲鼠蟻,小指頭大的蚊子將潛伏在灌木叢里的兩人叮得滿頭是包。

兩個男孩手中拿著照相機,兩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幾十步外的那座林間別墅,眼中閃爍著貪欲的光。

“郭偉啊,你的消息可靠嗎?”其中一個壓低聲音問。另一個說:“絕對沒有錯,這個左教授是遺傳生物學方面的權威,以前因為思想太激進,被研究所開除了。聽說現在接受了某個秘密組織的資助,在作些恐怖的研究?!?/p>

“到底是什么研究?”

那個叫郭偉的看了看四周,湊到他耳邊說:“人體研究,據說是用活人做實驗?!?/p>

“太好了,如果能拍到這個大新聞,咱們就紅了?!?/p>

“說不定還能得最佳新聞獎?!眱扇讼萑牖孟胫?,夢想著自己一炮走紅后緊跟而來的財源廣進。

“準備好了嗎?”郭偉問。

“時刻準備著?!眱扇撕俸僖恍?,毛著腰,小心翼翼地來到別墅后面,從圍墻下面的狗洞鉆進去,院子里很靜,靜得有些詭異,連蟲鳴都聽不見,仿佛這個喧囂而炎熱的夏夜被一道高高的圍墻攔在了院子外面。

兩人利欲熏心,這些細節一概不顧,只想著如何爬上二樓,從窗戶鉆進去。

“喂,高鳴,后門沒關?!惫鶄ゼ拥迷挾伎煺f不清了,真是天助我也。兩人在門邊看了半晌,確定屋內無人,才推了門進去,開門的剎那,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洪水般涌過來,兩人眉頭一皺,覺得胃里上下翻騰,差點兒吐出來。

媽的,難道這里是屠宰場嗎?高鳴在心里喝罵,這個左教授到底在做什么變態研究啊。忽然腳下一緊,他終于忍不住叫出聲來:“誰、誰、誰,我、我們不是強盜,我們是、是……”

郭偉忍不住掏出手電筒,往他腳下一照,看見一個血淋淋的蠕動的人,不,那幾乎不能算人了,雙腿和右臂都被撕下,只剩下一只左手,正緊緊地抓住高鳴的腳踝。

那人緩緩抬起頭來,半張臉已經沒有了,猙獰得宛如厲鬼。

“快跑……”

話音未落,黑暗中便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像千萬條蛇在爬行。

在手電筒光的映襯下,兩個記者的臉現出難以置信的驚恐和扭曲,仿佛看見了世上最可怕的景色。

慘叫聲劃破寂靜的夜空,夏夜沸騰了,無數飛鳥從林中騰起,拍打著翅膀沖進蒼穹。

誰也不知道,這個夜里隱藏了多少血腥與殺戮。

寧楚倩覺得最近運氣很背,昨天在公交上丟了一個錢包也就罷了,今天早晨出門又摔了一跤,扭到了腳,雖然沒有腫,但腳踝處有一根筋總不對,一走路就疼。最吊詭的是,今天一整天她都覺得有人在跟蹤自己,仿佛有一雙眼睛在暗處死死地盯著她,盯得她渾身發毛。

不會是遇到變態了吧?她學著電視里的樣子,掏出化妝鏡假裝補妝,仔細觀察身后,發現一個年輕男人行跡鬼祟。這一看不要緊,差點兒連昨天晚上的晚飯都吐出來。那個男人年紀應該極輕,但模樣卻長得奇丑,臉上滿是褶子,還有些紅色痘痕,坑坑洼洼如同月球表面,可謂怎么惡心怎么長。

寧楚倩汗毛都豎起來了,現在已是深夜十點,街上行人漸少,這個人跟著自己,難不成是意圖不軌?她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好在她租的公寓離學校不遠,不用去鉆深街小巷。

這一路上心里都忐忑萬分,好容易到了公寓樓,不知道老天是不是故意和她作對,保安室里竟然沒有人,她輸入密碼,匆匆進了樓,才終于稍稍安心。還好有門禁系統,否則今晚性命危矣??磥硪粋€人住還是不安全,得上網買個防狼噴霧隨身帶著。

踏進電梯,她忽然打了個冷戰。今天這電梯里是不是開冷氣了,怎么這么冷?

這個時候,她才發現電梯里還有一個人,是一個穿著長長紅裙子的女人。女人很高,頭發很長,站在角落里,低垂著頭,電梯的燈老早就壞了一個,剩下的那個很暗,寧楚倩看不清那女人的樣貌。

奇怪,這個女人是什么時候進的電梯?是樓下停車場上來的嗎?可是她明明記得之前電梯一直停在一樓啊。

一股寒意從心頭冒出來,順著她的脊椎骨蛇一樣往上游走,一直鉆進她的后腦勺里,讓她生生打了個冷戰。

不會是不干凈的東西吧?

寧楚倩頭皮發麻,不敢去看那女人,只盯著樓層燈,盼著趕快回家。

這個時候,五樓的燈亮了。寧楚倩像被人當胸打了一拳,連手里的提包都拿不穩了。這棟公寓樓用的是新式電梯,電梯上行中,如果外面有人按電梯按鈕,只有同樣上行才會顯示,這說明五樓有人要上樓,但是公寓樓里為什么會有人從自己住的樓層坐電梯上樓呢?

只有一個解釋,電梯里混進不好的東西了。

寧楚倩想也沒想就按了三樓、四樓的按鈕,但奇怪的是電梯居然沒有停,一直往五樓去了,她倒吸了口冷氣,目光落在光滑的電梯門上。電梯門就像一面稍顯朦朧的鏡子,映出身后的影像,那個一直垂著頭的高個紅衣女人正緩緩地抬起頭。

隨著她的臉漸漸清晰,寧楚倩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兒,跳動如擂鼓,仿佛頃刻之間就能從喉嚨里跳出來。

“?!?,一聲脆響,電梯停在了五樓,門開了,外面站了個人??吹侥侨说哪?,寧楚倩差點兒哭出來,那一臉的褶子和痘痕,明明就是那個跟了她一天的變態。

“不許傷害她!”丑男對著她的身后大喊,沖進來一把抓住寧楚倩的手,將她拉出電梯,然后朝那個高個女人扔了一把紅色的粉末,寧楚倩分明聽到一聲低低的慘叫,電梯門應聲而合。

“快走!”丑男拉著寧楚倩就往樓道里跑,她腦中一片空白,他要干什么,樓道里又黑又暗,難不成是想……

寧楚倩嚇得失聲尖叫,想要掙脫開,無奈丑男的力氣極大,任她如何掙扎都無法逃離。就在她快要絕望的時候,丑男將她拖出了樓道,沖出公寓樓,一直來到大街之上,才終于將她放開,急切地問:“你、你沒事吧?”

寧楚倩滿臉是淚,眼睛都被淚水糊上了,腳踝上的扭傷隱隱作痛,帶著哭腔問:“你是誰?你想干什么?”

“我、我叫……”丑男支支吾吾了半天,臉一直紅到脖子根,“我是誰不重要,你沒事就好??齑螂娫拡缶?,就說電梯里有人吊死了?!?/p>

寧楚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眼睛說:“你說什么?”

被她這么一喝問,男生的臉更紅了,低下頭去不敢看她:“總之你趕快報案就對了,今晚不要回家,到旅館住一晚吧?!闭f罷,將一張房卡、一個錢包遞給她,轉身就跑。寧楚倩愣在當場,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這錢包不是她昨天被偷的那只嗎?怎么會在他手里?

難道,就是他偷的?那他為什么要還給自己?

那張房卡是離家最近的一家酒店的,房費不便宜,她呆了半晌,掏出電話報了警,警察顯然并不相信什么電梯上吊之類的靈異怪談,但還是隨她去查看,打開電梯的剎那,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那個穿紅衣的高個女人還站在那里,警察進去推了一下,她的身體竟然搖晃起來。這個時候,寧楚倩才意識到她并不是個子高,而是吊在電梯里的,細細的尼龍線繞過她的脖子,將她吊起,因光線暗淡,那尼龍線幾乎看不見,裙子又長,不仔細看,還真像是個高個兒美女。

警察們連忙將尸體放下來,粗粗檢查了一下,后面說的話讓寧楚倩差點兒崩潰:“死了可能有五六個小時了?!?/p>

那么,一具尸體又是如何抬起頭來的?

瞿思齊覺得葉不二最近有些奇怪,平時只要沒課,他都會到研究所里整理檔案、打掃衛生,可這幾天總是不見人,偶爾來一次,還老坐在椅子上發呆,臉上紅紅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談戀愛了吧?!鼻卣茔懫分Х嚷朴频卣f。

瞿思齊嘴張得老大,不二談戀愛?他那種見了女孩就臉紅,幾棍子都敲不出一個屁來的人,會談戀愛?

白小舟從檔案堆里抬起頭問:“龍老師他們還沒回來嗎?”

秦哲銘和瞿思齊都愣了一下,龍初夏、司馬凡提、朱翊凱三人去查深山人骨案,算起來有四個星期了,竟然一點兒消息都沒有,不會出事了吧?

三人都沉默下來,以前他們經常因查案毫無音信,但一去就是一個月,這還是第一次。

氣氛一時間沉悶得讓人窒息,瞿思齊的手機十分懂得審時度勢,以高亢的姿態打破了沉寂,他心神不寧地拿起電話,臉色變得比翻書還快,比紙頁還白。

白小舟緊張地問:“是不是龍老師他們……”

“不二被拘留了?!宾乃箭R白著一張臉說,“小林哥說是涉嫌謀殺?!?/p>

在看守所里見到葉不二的時候,他正低頭擺弄自己的指甲,臉頰還紅紅的,似乎陷入了某種快樂的回憶中。

“不二,你沒事吧?”瞿思齊抓著他的肩膀,嚇得語無倫次,“你是不是在里面被什么人欺負了?是誰,我拆了他!”

葉不二連忙搖頭:“小林哥打了招呼的,我沒被欺負?!?/p>

“那你臉怎么這么紅?發燒了?”

“沒、沒什么?!比~不二將頭埋得更低,左手輕輕按在口袋上,似乎想隱藏什么。瞿思齊手疾眼快,抓住他的手,將口袋里的東西掏了出來。

瞿思齊的下巴咚的一聲掉在了地上,那竟然是一個女孩的照片,長得高高瘦瘦,卷發披肩,容顏俏麗,笑起來有兩個甜美的酒窩。

“還給我!”葉不二臉紅得如同番茄,上來就搶,被看守的警察一把按住。那警察個子很高大,板著一張撲克臉,朝瞿思齊伸出手。瞿思齊只得乖乖地將照片遞過去。

“她是誰?”瞿思齊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葉不二沉默了一陣,忽然抓住他的胳膊,萬分認真地說:“她有危險,思齊,求你救救她?!?/p>

“不二魔怔了?!宾乃箭R將照片往桌上一拍,氣急敗壞地說,“居然喜歡這么一個女生,跟了她一整天,為了找回她丟的錢包,把一窩的賊都給揍趴下了,還從電梯里救了她一條小命,她竟然說錢包是不二偷的,電梯里的那個女人是不二殺的,簡直豈有此理,好心當做驢肝肺?!?/p>

白小舟覺得耳膜被他震得生疼,拿起照片,細細看了一陣:“還是挺漂亮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庸脂俗粉?!宾乃箭R不爽地皺了皺眉,將前因后果細細說了一遍,原來這女孩名叫寧楚倩,是凝華學園生命科學院大三的學生。一次迎新晚會上她登臺獻藝,唱了一首歌,葉不二正好坐在第一排,一眼就喜歡上了,但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敢表白的,只在遠方默默地注視就很滿足了。昨天一早他偶遇寧楚倩,見她印堂發黑,衰運當頭,正是命理術數書里所說的“死相”,心中大駭,連學也不上了,一直跟著她。聽說她錢包被偷,竟然什么都不顧了,沖進那群賊的賊窩,給一鍋端了,但卻鼓不起勇氣把錢包還給她,直到發生了昨晚的電梯事件,才終于和她說上了話??上Ш镁安婚L,今天一早警察就上門把他給銬了,懷疑他就是殺人兇手。

秦哲銘聽完,一口咖啡“噗”地噴出來:“換了是我,我也會認為他是變態殺人狂?!?/p>

白小舟問:“小林哥怎么說?”

“好在不二沒有殺人動機,案子警方正在查,只要能抓住真正的殺人兇手,不二自然就能出來?!宾乃箭R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他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煩,居然還在擔心那個女人?!?/p>

“他想讓我們做什么?”

“他堅信那個女人還會有危險,要我們寸步不離地保護她?!宾乃箭R翻了個白眼,“那小子什么時候又開始學相面了?”

白小舟盯著照片看了半晌,清亮的眸子里映出異樣的景象,她睫毛動了動,將照片往兜里一塞說:“我去保護她?!?/p>

話還沒說完,小林的電話就到了,這個見慣了大場面的警察激動得連話都說不全了,還伴隨著劇烈的干嘔。好半天眾人才聽清,他所負責的紅衣女的案子,線索都指向了一個人——公寓樓的保安,他興沖沖地帶了人去拘人,保安卻死了。

如果沒有親眼看到這幅地獄般的景象,白小舟一定不會相信人間竟然還有如此慘劇。

小小的保安室幾乎全被血浸染了,就像有人用灌滿了血的水龍頭徹徹底底洗過一遍似的。血污中夾雜著一些類似于人類殘肢的東西,到處都是人體組織,法醫可能需要用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分清楚哪是心臟,哪是肝臟。

瞿思齊只看了一眼就出門吐去了,白小舟好歹是學法醫的,站在門口目瞪口呆:“這里發生了什么?炸彈爆炸了?”

“死了的保安叫沈建國,有人反映,那個吊死的女死者生前曾被他跟蹤過。電梯里的攝像頭歸他管,剛好案發那晚壞了,他有重大嫌疑?!毙×治嬷煺f,“本來有兩個保安值班,另一個到對面花圃抽煙去了,走的時候人還好好的,就聽見一聲慘叫,回來的時候就這樣了?!?/p>

算起來前后也不過四五分鐘,又不是爆炸,到底是什么造成了這般慘況?

“我、我什么也沒看見?!被▓@那邊傳來語無倫次的爭辯聲,聲線顫抖。白小舟回過頭,看見一個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人抱著胳膊瑟瑟發抖,雙腿癱軟,仿佛隨時都會坐到地上去,他臉色灰白,看樣子嚇得不輕。

“他就是那個幸存的保安?”她問小林,小林點頭說:“不過他堅稱什么都沒看到,恐怕起不了多大作用?!?/p>

“這邊有安裝攝像頭嗎?”

“只有大門那邊有一個,還是壞的?!?/p>

白小舟不免有些泄氣,這時,一個穿淺綠色襯衣的禿頭男急匆匆過來,一邊走一邊用紙巾擦拭額頭上的汗水,一見小林就撲上來握手:“警察同志,你們可一定要抓到兇手啊,我們這小區向來平平安安的,也不知道最近是中了什么邪了,接連地死人?!闭f著便往保安室里望了一眼,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慘白,雙腿開始顫抖。

“你就是物管的經理?”小林問了好幾聲,他才回過神來,遞過來一張名片:“鄙人姓李,叫我老李就行了,有什么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p>

小林剛要開口,老李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對了,警察同志,我這次過來就是有一件要緊的事兒要說,半個月前我在保安室里安裝了攝像頭?!?/p>

這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精神一振,老李不敢進屋,朝天花板的角落一指:“經常有業主投訴保安偷懶,我就偷偷安了個攝像頭,他們都不知道?!闭f著,從公文包里取出一盤帶子,“這是錄像帶,只有過去二十四小時的?!?/p>

“足夠了?!毙×旨拥秒p眼放光,接過錄像帶,帶著白小舟和瞿思齊進了經理室,電腦屏幕上開始播放錄影:案發前死去的那個保安一直在辦公室里看報紙,看起來頗為悠閑,另一個保安出去抽煙后不久,一個人走進了辦公室。

幾人的目光直勾勾地盯著那人,都露出驚訝的神色。

那是個年輕女人,高高瘦瘦,很是漂亮。

寧楚倩!

保安抬起頭,似乎想跟她說什么,她徑直朝他走去,畫面忽然變成了雪花,瞿思齊急了:“怎么回事?”

“可能攝像頭出了問題?!崩罱浝戆聪驴旆沛I,過了大概四五分鐘,雪花消失了,畫面又變得清晰起來,但整個辦公室已經沉浸在血海之中,寧楚倩亦不知所蹤。

眾人面面相覷,為什么最重要的一段不見了?難不成這個殺人兇手知道有個攝像頭,用了什么方法使它暫時失靈?現在科技這么發達,也不是不可能。

“把帶子倒回去?!卑仔≈酆鋈徽f,當倒帶到攝像頭失靈的前一刻,她喊了一聲停,“把人臉放大試試?!?/p>

李經理的電腦里沒有先進的處理軟件,放大后畫面十分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寧楚倩那張近乎殘酷的俏臉。

眾人不知道心里為什么會出現“殘酷”這樣的字眼,那是一張很美麗的少女臉龐,并無一絲猙獰之處,但就是給人一種可怕的寒意,哪怕隔著電腦屏幕,那種壓迫感和威脅感依然排山倒海而來,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怪物。眾人心中冒出這兩個字,臉上早已是冷汗涔涔。

“果然……”白小舟低聲道,瞿思齊問道:“你看出什么了?”

目錄
新書推薦: 五大賊王 星新一微型科幻選 暴風雨奏鳴曲 穿越到澡盆:王的糊涂妃 西游卻東行 困龍蒼穹秦升韓冰 漫威里的鬼劍士 少帥歸來陳寧宋娉婷 我在外星當魔王 嗜血狂神龍辰
返回頂部 亚洲真人无码永久在线观看_日韩人妻无码精品黑人—专区_tobu8中国高清视频_一本到午夜92版福利 gdf